市商网

搜索

市商网 首页 交易所 人物 查看内容

金交所:回归交易本源,忌变金融机构

2018-3-6 18:03 来源:市商网 浏览数:744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财经国家周刊
  ——专访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克庆  摘要:真正的金融创新首先要基于服务实体,其次要加强科技力量。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王亭亭  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克庆  经历了 ...
  ——专访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克庆

  摘要:真正的金融创新首先要基于服务实体,其次要加强科技力量。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王亭亭

  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克庆

  经历了蓬勃发展与清理整顿,我国金融资产交易市场正逐步走向规范。

  金融资产交易所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统称“金交机构”)作为补充和完善我国资本市场的新生力量,搭起了各类金融资产流通的渠道和桥梁,为各类金融机构及实体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市场和融资手段。

  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将防控金融风险置于“三大攻坚战”首位,其中金融资产交易市场成为肃清风险的重点之一。

  既要鼓励和促进发展,又要整肃和防控风险,尚缺乏明确定位的金交市场表现出了迷茫,以及对监管早日落地的期待。

  在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下称“南金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克庆看来,金交机构本质上是交易场所而非金融机构,其功能在于提供交易平台服务,撮合、促进金融资产交易的达成。新时期、新环境下,金交机构应回归交易的本源,强化交易业务属性,注重合规与风控能力建设,为实体经济注入金融血液尽一己之力。

  “作为金交行业的新学生,我们道阻且长。”曾克庆说,“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挖掘垂直细分领域的优质资产,是南金中心下一步差异化发展的关键。”

  金交行业编年史

  《财经国家周刊》:金交行业作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你看来,其对我国资本市场的补充、完善作用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曾克庆:首先,不同于IPO、信贷等传统融资手段,金交所为市场主体提供了一类有效的新型融资手段,即以资产交易的方式,让资产持有者通过出售某类资产或暂时让渡某种资产的权利获得融资。

  其次,金交所作为特殊的融资市场,为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实体企业等提供了一条新增的、有效的融资渠道。

  如此一来,一方面有助于盘活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持有的存量金融资产,提升资产效能;另一方面有助于发掘并盘活实体企业中可被金融化、货币化的有效资产,通过交易方式来解决企业融资需求,服务实体经济,起到了“积极盘活存量,有限发掘增量”的重要作用。

  《财经国家周刊》:自2010年我国首家金交所成立至今,金交行业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作为亲历者,你认为有哪些关键事件与时间节点?

  曾克庆:金交行业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低调生长,不为人知。

  从2010年首家金交所成立至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期间,金交行业整体呈相对隐性的状态,但已在银行等机构间建立了金融资产流转的基本模式,并涌现出了一批如北金所、天金所等行业先行者。但整个行业尚不为外人知。

  南金中心作为该时期的“雨后春笋”之一,于2014年12月在南京成立,是经江苏省金融办批准设立的江苏首家、南京唯一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第二阶段,模式、渠道快速显性化,高速发展。

  《暂行办法》下发后,基于监管层对网贷行业须“小额分散”的要求,以及互联网的广覆盖属性,大量互金企业选择与金交机构的合作,使得金交机构的投资者群体逐渐扩大,资产类别也迅速扩充至如供应链金融、融资租赁、保理、消费金融等创新型金融资产。整个行业在此期间高速发展。直至2017年7月国务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64号)出台。

  第三阶段,理性思考,走向合规。

  “侨兴私募债”事件爆发让行业的合规风险受到监管层的关注,64号文出台,直接使得金交行业与互联网金融业态逐渐分离、脱钩,全行业迈入自我整顿、合规建设的阶段,从业者也开始重新审视自身的定位和出路。

  《财经国家周刊》:结合从业经历,你认为金交行业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与挑战?

  曾克庆:金交行业的存在源于巨量的市场需求,存在价值明确,发展前景广阔;目前行业表现出来的各种问题,最大根源都在于身份的不确定。

  第一,主体地位不明。由于缺乏明确的主体定位与标准,导致部分金交机构在一些合作机构准入、交易市场或协会会员资格准入方面,不被相关机构认可,始终存在较大的困惑,无形中增加了实现交易的难度和成本。

  第二,业务范围不明。只有业务禁止项,未有明确许可项,导致金交机构的业务范围不够明晰,资产交易的方式、手段、类别等边界也较为模糊。这种不明晰的突出表现,便是金交机构与互金企业从“蜜月期”迅速进入了“冰冻期”。

  第三,投资者门槛不明。对于合格投资机构和个人的标准,未有权威机构出台予以明确。

  第四,业内同质化明显。各家虽努力形成差异化定位,但各家特色仍不够鲜明,核心竞争力也有待提升。

  “有所不为,有所为,乐于小为”

  《财经国家周刊》:有专家认为,区域性的金交机构不应触及完全标准化的金融产品和直接面向公众的理财产品,以及无标的的资金池业务。你认为金交行业发展及创新的红线何在?南金中心为自身划定了怎样的合规象限?

  曾克庆:无论是否区域性,金交机构都必须坚守交易业务本身的规则以及交易市场的本质和定位,不能向金融机构演化,且在此基础上要严守四大红线,即非法证券发行、非法资管、非法信贷、非法集资的红线。

  要强调的是,交易的本源在于以交易形成价格,以交易实现价值。有交易驱动力的市场才真正能活跃起来,并为交易的双方带来价值。如何打造自身的交易驱动力,是交易场所发展的首要问题。

  在合规建设方面,我们一直遵循“有所不为,有所为,乐于小为”的原则。

  首先,给自己划定红线,不进入非合规象限,即“有所不为”;其次,深谙交易所提供交易服务的本质,不断探索自身特色与定位、提高交易效率,形成自己独特的交易驱动力,即“有所为”;再者,深入垂直细分领域,挖掘场景金融资产,即“乐于小为”。

  《财经国家周刊》:当前金交所生存和发展的着力点和突破点在哪?作为“新金融资产交易领航者”,南金中心的新型交易资产、技术创新对于实现自身健康合规发展、服务实体经济有何具体助益?

  曾克庆:拥抱监管,严控风险,找准定位,创造独特价值,形成核心竞争力,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方向和目标。前两句是生存的前提,后三条是须要着力和发展的点。

  南金中心定位为新金融资产的连接器、挖掘师与设计师,一直青睐场景金融资产。我们认为这类资产具有真实可靠、便于植入科技手段进行风控或交易、合作渠道多元、客户价值可直接感知等特性,是可以交易的优质资产。三年来,我们在几个垂直领域做了诸多有效的尝试,如开拓汽车金融、旅游金融等领域的细分场景,以交易手段服务了实体经济。

  例如,2017年国庆期间,国人在泰国曼谷、清迈住过的酒店基本都在南金中心“交易”过——旅游服务企业提前数月就将国庆期间两地的酒店预定,同时可将这笔“国庆期间泰国曼谷、清迈酒店租赁权收益”资产挂至南金中心售卖,提前融资以继续拓展业务,方便国人出行。

  倡议非金融类监管

  《财经国家周刊》:由于金交所业务跨度大且线上、线下属性重叠,因而顶层设计上难以明确单一监管主体。目前金交行业的监管主体、监管现状如何?对此你有何意见及建议?

  曾克庆:目前,机构监管主体明确为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即各地金融办(局),但功能监管主体不够明确,人民银行、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互金整治办、地方金融办(局)等多个部门均负有监管职责,导致了一定程度的交叉监管、多头监管,同时由于各部门尺度、标准不一,使得业务的合规性界定都会存在差异。

  最关键的是,行为监管尚未明确,尚未对交易所业务范围给出准确界定,导致功能监管缺乏依据,产生监管困惑。

  个人建议,对金交机构的监管,应充分考虑其特殊性——本质为交易场所,而非金融机构,应根据交易业务的属性、特征来制定更合适的监管规则,而不宜比照当前金融机构的监管规则来进行监管。

  《财经国家周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金融风险放至“三大攻坚战”首位。从防控风险的角度,你如何做到稳定与创新并举?对行业未来有何预期?

  曾克庆:真正的创新首先要基于服务实体,其次要加强科技力量。

  从稳定的角度来说,我们致力于开拓重度垂直的场景金融资产,提供交易服务,细分场景意味着风险是相对特定化的,有望被认知和把控。但即使如此,面对风险,我们的创新也会谨慎和渐进。

  金交机构自身,应尽快明确五方面内容:其一,定位设计,即找准自己的差异化定位;其二,组织设计,量身打造适应业务发展需要的组织架构,例如我们为汽车消费金融资产交易业务和汽车运营金融资产业务分别设立了汽车金融部、小微资产部,以对应业务的重度细分;其三,路径设计,从哪里入手,如何发展,如何盈利;其四,底线设计,严定合规红线;其五,文化设计,不断向团队渗透合规思想、服务理念、科技优先原则,以支持公司能够行稳致远。

  随着监管规则的逐渐明朗和行业的理性发展,今后金交行业的市场规模必将扩张十万亿甚至百万亿级,各从业机构也将进一步形成差异化定位,最终行业可望构成几家大平台、数十家细分平台的合理的竞争格局。
收藏 邀请
上一篇:吴月琴、金易文:长效监管机制下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风险管理和合规下一篇:刘新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重中之重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安卓下载
  • IOS下载
申请会员代理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

  • 声音提醒
  • 60秒后自动更新

今日热点

为你推荐





























返回顶部